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 > 正文

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网络整理 2019-04-10 10:09

(新华全媒头条·图文互动)(2)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和家人在一起(3月17日摄)。  新华社记者普布扎西摄

  新华社拉萨4月9日电 题: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  新华社记者段芝璞、薛文献、白少波

  1959年秋,喜马拉雅山深处的当许村,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。

  一间屋子的墙角,堆放着几只鼓鼓囊囊的牛毛口袋。

  “青稞、豌豆,我家第一次有这么多粮食!”几个月前,这里实行民主改革,农奴拉旺翻身解放。

  他拍了拍口袋,对新华社记者郭超人说:“只要好好干,跟共产党走,以后会更好的!”

  在新华社记者笔下,“那千百年来曾经笼罩过他们祖祖辈辈的阴云消失了,他们变得那样兴奋、乐观和自信”。

  60年后的拉旺家,又变成什么样子?新华社记者再次来到当许村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图文互动)(5)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在康木曲庄园废墟前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(3月17日摄)。 新华社记者普布扎西摄

  一甲子,“地狱”变“天堂”

  海拔4200多米的当许村,如今叫当许社区居委会,位于山南市措美县措美镇。

  雄曲河浇灌的沃土上,生长着成片白杨林,喜鹊在枝头鸣叫,四周是重重山峦,峰顶白雪皑皑。

  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,75岁了,一直住在村里。

  当年的小土房,早已变成藏式楼房,一楼有厨房、储藏间、卫生间;二楼有宽敞的客厅,七间卧室,还有玻璃暖房。阳光洒进来,十几盆花绚丽娇艳。

  旦增群培说,这是他盖的第五栋房子。

  “这要在过去,简直就是做梦。”坐在沙发上,老人喝着茶,思绪飘回60年前。

  当许村属于西藏大农奴主、叛匪头目之一索康·旺清格勒,当时这里100多户农奴衣不遮身,食不糊口,简直就是“人间地狱”。

  拉旺和妻子强巴群宗都是康木曲庄园的农奴。“大人每天从早干到晚,只能领两小勺糌粑。”旦增群培从记事起,全家人就没有吃饱过。

  他们住的是牛圈边一根柱子撑起的破“房子”,遮不住雨雪,也挡不了寒风。

  “睡觉时,小孩趴在大人身上,人摞着人才能挤下。”旦增群培说,没有被褥,只能把衣服盖在身上,鞋子就是枕头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图文互动)(3)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和家人一起看电视(3月17日摄)。 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

  民主改革,把拉旺一家从绝境中救了回来。

 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旦增群培和家人穿上了能把身体遮住的衣服,住上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  “我们为自己活着了!”母亲哭着说的话,仿佛还在旦增群培耳边回响。

  没过几年,拉旺就领着子女,盖起七八间新房子。搬进新家的那天,强巴群宗又哭了:“没想到农奴还能住上自己盖的房子。”

  1964年,旦增群培结了婚,很快盖起两根半柱子的平房,有了自己的小家。

  20世纪80年代末,旦增群培把家中的余粮换成畜产品,再去换木材,盖起全村第一座二层藏式楼房。

  “只有房子足够大,一大家人才能聚在一起。”2011年,旦增群培举全家之力,花了32万元建起一座18根柱子的别墅,添置了电器、家具,是村里最气派的房子。

  拉旺夫妇生前一直和小儿子多杰住在老屋,当年的平房早改建成了楼房,墙外是茂密的白杨林。

  树丛里,庄园主森严耸立的三层楼房,只剩下半米高的一截断壁。

  拉旺于1988年去世,强巴群宗活到2014年,享年95岁。她看着子孙们纷纷成家立业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图文互动)(7)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一个昔日农奴家庭的60年变迁

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的藏式楼房(前)(3月17日无人机拍摄)。  新华社记者晋美多吉摄

  一家人,绝境迎新生

  拉旺的8个子女,除一位因病过世外,其余都健在。如今,这个大家庭共有73口人,四世同堂。

  藏历新年期间,旦增群培的大女儿单增拉姆、小女儿措珍开着私家车,带着孩子们,从拉萨、山南赶来看望老两口。

  “孩子们都进城了。”旦增群培和妻子曲吉拉姆有5个子女,有的忙工作,有的做生意,节假日才回来。

  每到这时,旦增群培都要给孙辈们讲讲过去。

  “农奴的孩子,一出生就是农奴。”旦增群培从八九岁起就为农奴主干活,“在13岁以下,每天连两小勺糌粑都没有。”

  1959年夏,工作队来到当许村,农奴主被打倒,农民协会成立了。世代匍匐在农奴主脚下的人们,站起来了。

  解放军在这里设立卫生所,办学校。砸碎枷锁的当许村,生机勃勃。强巴群宗跟着技术员学会了种土豆、萝卜。

  心地善良、思想进步的拉旺,被选为农会委员。他带领乡亲们种庄稼、放牛羊、修水渠,冲在最前面。

  旦增群培也当了村干部,先后任生产队长、组长,一直干到61岁。

  人民公社时期,他带领全队155口人辛勤劳动,“糌粑每家都吃不完,肉、酥油供应充足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
8号彩票提款靠谱吗,8号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